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I`M Eyes~!

对我来说 记住你们就足够了 一直一直在我心里 谁都无法取代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家好 我是白痴 谢谢~!

网易考拉推荐

转载...ARASHI短同!  

2008-05-12 12:02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题记:一大群苍鸟闪动着翅膀,哗啦啦地飞走,留下了一地早已忘却的幸福。


她独自住在那里已经很久了。不曾言语,不曾走动,剩存的只是一张冰冷的脸。齐肩黑发、平冷语调、深枯眼神和孤寂灵魂。如同一片清冷的灯岚花,无声无息地生存着。囚蝶。鬼咒 岚。
习惯了无法选择的命运。习惯了流离失所的世界。习惯了调和的决绝。从而习惯了去忘却幸福是一种什么东西。如此的轻松,不曾忘记,命运的转轮是如此的残酷却强大,不可抗拒。
全是幸福。
心中一处伤痛,早已成为划破天的誓言。她,那个雨夜,那只左手,那个男人,无法忘却的幸福。



那个雨夜`某个开始
又下雨了。
雨水贯彻着整个发出回声的城市,却依然华灯初上。没有生命力的经营着残破的繁华。
转身惊眸。那抹被雨淋透的孤单侧影,那双与时间对峙的深瞳,那种平淡不带丝毫情感的声音,那个破茧重生的雨夜。没有归宿。
“我觉得我一个人活着跟死,其实也没有什么两样。”死,在她眼中犹如一朵残碎的花,轻轻咀嚼,留下的有清香。什么也不值得留恋。就是这样的疑问也无法得到满意的答案。
“一辈子无法接触任何人,一辈子无法和任何人心灵相通,或许这种情形活着跟死,是没什么两样的。但是没有比一个人独自活着,更加痛苦了。”谁都不愿意孤独的活着,连那朵残碎的花也不愿意。可是它无法理解伤痛的[心]又有谁能理解。没有归途,因为它就是归宿。
“我还是活下去比较好,对吧?”借此过渡生命的荒芜。她选择了一条不会后悔的路。
她是依势神宫的巫女,鬼咒 岚。
命运的转轮缓缓启动,即将带来身为[天龙]的背负和消失踪迹的爱人,那将是无尽的轮回。
她七岁,依然持着疑问与孤寂。却活着,有了活下去的意愿。
雨又开始淅沥,却温柔的咀嚼。


那个左手`背负温暖
[梦]。颓败的东京。一片沙漠,四处是坍塌的建筑,堆积如山的尸骨。人间地域。“地球快要死了。”世界充满着毁灭的声音。一片死寂,阳光一寸一寸地撕裂,美的被黑暗吞噬。没有丝毫的苟延残喘。
[神威]。[代理神之威严的人]和[狩猎神之威严的人]。两种选择,一种命运。在没有选择之前,没有人能预测地球的命运。
她却没有选择。注定要成为[天龙]之一,注定要守护和辅助[神威],因为[神威]是掌握这个世界未来的关键者,她注定要为[神威]和[世界]牺牲一切。每个人依旧只能在被许可的范围界定内自生自灭。她用左手坦然的负荷了命运转轮的安排。
左手。[刀]是依势神宫的[神体],是已知结局的背负。这样的背负,象征彻底的死亡。即便是死亡,也不能使她的眼神掺杂怜悯。
此时,命运的转轮变成巨大的赤裸伤口。沉默。没有声音。
她依然是鬼咒 岚,生命里多了[天龙],多的是早已忘却的温暖。
当那个男人凝重的抚住她的左手,然后说话。她开始重新记得。总有一种伤感在内心细细灼烧。逐渐醇浓。她开始重新记得一种东西,叫作[温暖]。
“因为,想吃就是活下去的意识。”那个男人这样说着。
微风四起,灯岚花吹散梦境。时光历尽之后,一切如新。
左手背负着温柔,真好。


那个男人`未完结局
那个男人叫有洙川空汰。
一个喜欢美女、笑话很冷、却很强的男人。一个天龙。一个同伴。一个。。。她心中永远触摸不到的[痛]。
他一见到她,就[决定]了自己的命运。他是如此从容。当一个人可以从容的甚至微笑着说出[决定]时,他的生命开始由两种不同的矛盾重重的力量支配。他是如此无可替代,如此坚韧。
“我会为我所爱的女人而死。”平淡地道出命运。他也没有错。她感到他是温暖的,没有承担的温暖。兜转周折。却是有了水的痕迹。
因为她心中那块封存已久的[冰]正在渐渐融化。于是——
第一次看见她微笑。
第一次看见她为他发呆、担心、脸红。
第一次看见她为他失声痛哭。
看见她转身离开。看见她叛成[地龙]。看见她与他对峙——全都是为了他。
看见她答应他会记住他的爱、他的存在。。。最后一次为了他的离去而哭泣。
那天最终还是下起了雨。
对于她的最后决定。不放弃,永远都是最难做的决定。
他兑现了他的诺言。他用死的方式交换了她无法忘却的幸福。
她从未孤独,有的只是幸福。黯淡陈旧的幸福,却用不消失。
转动的命运之轮不曾停止。灯岚花飘散,惟有那片灯岚独自颠沛,反复流离。
流离之处,全是幸福。


后记:站在此岸,风呼啸耳边。黑发乱舞。彼岸的大片灯岚犹似以前的一段段画面。
自由自在。灵魂是脱去衣服的孩子。发光的即是破碎的记忆。
却没有办法忘记那个独居女人的伤逝。

——END——

 

PS:更新BLOG 么办法随便看了下 网业于是就转载了一篇 很好 就这样..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